易见股份18位董监高全被公开谴责 区块链龙头怎么了?此前刚被立案调查

“零容忍”!上交所对易见股份18位董监高予以公开谴责。

由于2020年报和2021年一季度报“难产”,自证监会对易见股份涉嫌信披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后,5月18日晚,上交所官网显示,上交所就此向易见股份及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作出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决定。

上交所表示,“对于此类市场影响重大、触碰监管底线的恶性违规,上交所积极履行信息披露一线监管职能,聚焦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首要目标,坚决贯彻落实‘零容忍’工作要求,依法依规对公司及有关责任人作出处分,强化威慑示范效应,净化市场生态。”

目前,上市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已经结束。易见股份是沪市唯一一家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及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的上市公司。同时,该公司也成为新证券法颁布之后证监会处理的第一家不按时“交卷”的上市公司。此前,易见股份已经因为晚交年报而停牌。

年报难产或因巨额亏损?18位董监高被严肃追责

被证监会立案4天后,上交所终于也出手了。

2021年4月30日,易见股份披露公告称,因业务形成的资产、负债及权利义务等需进一步梳理清查,部分重大事项有待进一步落实,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和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截至目前,公司仍未披露上述定期报告。

5月18日晚,对于易见股份迟迟不披露相关报告,上交所终于出手,对于时任易见股份董事长杨复兴、时任公司董事兼总裁的史顺在内的18位董监高予以公开谴责。

处分决定书显示,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度报告、季度报告的行为严重违反了《证券法(2019 年修订)》和《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有关规定。责任人方面,公司时任董事长杨复兴,副董事长、董事、独立董事、高管及监事等责任人,对公司违规行为负有责任,严重违反了《证券法》有关规定。

上交所称,易见股份已经停牌,若其在一定期间内仍无法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上交所将依规对其实施退市等相关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在申辩意见部分,时任董事苏丽军称,其及时向股东方汇报年度报告面临的巨额亏损风险,寻求支持并发函督促。

对于相关责任人提出的异议理由,上交所认为不能成立。另外,对于上述纪律处分,上交所将通报证监会和云南省人民政府,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证监会此前已立案调查

5月15日,易见股份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这也不是易见股份第一次收到监管方面的通知,此前已相继有上交所、云南证监局分别下发问询函、责令改正决定书。

4月28日,易见股份称,公司可能无法在2021年4月30日前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及2021年一季度报告。若未来两个月仍不能披露,则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若之后的两个月仍未能披露,则面临退市。

消息一出,上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要求易见股份说明是否存在内控重大缺陷和财务真实性问题、业绩下修原因、2020年三季报数据真实性等问题。

4月30日,云南证监局也下发责令易见股份改正的决定书。

易见股份解释,年报“难产”的原因是:多项会计科目函证回函比例较低,部分回函比例未达函证总金额20%, 导致年度报告的审计工作进度未达预期,因此无法在4月30日前披露2020年报和2021年一季报。

在二级市场上,年报及一季报无法按时“交卷”消息公布后,易见股份股价大幅下跌。截至4月30日,易见股份连续三天跌停,市值3天蒸发近25亿元。

易见股份公告,5月6日起开始停牌,并表示如果公司股票在停牌2个月内仍然无法披露2020年报,则可能在停牌2个月届满下一个交易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且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2个月内,仍无法披露2020年报则可能被终止上市。

高管离职,股东套现

易见股份变更股份简称前为禾嘉股份,曾被誉为区块链龙头。易见股份的主要业务为供应链管理、供应链金融以及供应链金融科技服务。

今年1月,易见股份发布业绩预减公告,预计2020年净利润3亿元到3.5亿元,业绩与上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5.36亿元到5.86亿元,同比减少60.49%到 66.14%。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1月,四川证监局针对易见股份保理业务发出警示函,检查发现易见股份在保理业务管理、保理资金投放等方面存在明显的内部控制缺陷,以及ABS 相关事项会计核算不规范等问题。

同时,今年以来,易见股份出现密集的董监高“辞职潮”。

1月6日,易见股份董事长阚友钢因身体原因辞去董事长职务。

3月15日,易见股份董事冷天晴由于个人原因,目前无法正常履行董事职责辞去职务。

3月26日,易见股份董事、总裁吴江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总裁职务。

4月28日,易见股份预计无法按期披露年报公告当天,易见股份财务总监肖琨文和监事吴育均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

除了今年以来的“辞职潮”,易见股份此前的第一大股东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云南九天”)更是有大幅减持动作,目前控股东已经变身国资接盘。

追溯以往,2012年,云南九天正式入主禾嘉股份(即目前的易见股份)后续经过系列增持,截至2019年末,云南九天持股3.53亿股,占总股本31.44%。

2019年第四季度,云南九天开始“变脸”,疯狂减持并折价转让。到了2020年8月,云南九天将18%的股份转让至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终于易主,云南工投集团实际控制人为云南省国资委。

易见股份2020年三季报显示,云南九天持股1.24亿股,比例仅为11.01%,且绝大部分为冻结状态。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U乐国际_U乐国际登录_Welcome » 易见股份18位董监高全被公开谴责 区块链龙头怎么了?此前刚被立案调查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