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主后仍难以扭亏,营收低于1亿,危机下大举增持自救,ST罗顿退市还是摘帽?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贾谨嫣 陈锋 北京报道

2月20日,因预计公司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ST罗顿(600209.SH)发布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

然而此前一段时间,ST罗顿的五位董监高人员累计增持公司股票16万股,已超过增持金额区间下限的50%。除此之外,ST罗顿第一大股东永徽隆行实际控制人浙数文化计划在7月11日前,累计增持约2500万元至5000万元。

“猛烈”增持下,ST罗顿股价在近期有了明显提振。2月以来,ST罗顿从3.72元/股涨至4.25元/股。

记者了解到,由于业务进展不顺利与管理成本双重问题,ST罗顿2020年持续预亏。

ST罗顿证券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戴帽ST是因为主营业务能力较弱的原因,未来是否能够摘帽还要看主营业务能力的改善情况。公司高管大笔增持股份,也是基于对公司发展的认可与信心。

需要注意到,2020年10月,ST罗顿正式完成易主,永徽隆行成为ST罗顿第一大股东,而永徽隆行是 浙数文化(600633.SH)实际控制的企业。因此,ST罗顿的主营业务也随之改变成数字体育休闲。新的大股东登上ST罗顿舞台,退市还是摘帽?

业绩持续亏损

ST罗顿2月20日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财务部初步测算,预计公司2020年度净利润约为-6190万元到-889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约为-6540万元到-9390万元。

这意味着,若ST罗顿2020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人民币1亿元,根据规定,公司股票将从ST罗顿变成*ST罗顿。

此前2019年,ST罗顿以1.267亿元营收,归母净利润亏损4526万元收场。如今一年时间过去,为何营收持续下降,净利润亏损幅度增加?

ST罗顿回应称,主要受2020年度国内外经济环境波动以及疫情等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公司装饰工程业务部分项目开工及新项目承接不甚理想;国内酒店业受到巨大冲击,公司酒店业务整体经营业绩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此外,公司在2020年9月出售了除上海罗顿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外的其他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的工程公司,合并财务报表内的营收及利润均受到影响。

另一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度,ST罗顿部分对外投资资产预计将计提减值,以及管理费用开支较高,成为影响归母净利润的主要原因。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ST罗顿此前刚刚易主。2020年10月19日,ST罗顿发布公告称,原控股股东股份协议转让事项已完成过户登记,苏州永徽隆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公司12.16%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以及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

天眼查APP显示,永徽隆行系上市公司浙数文化实际控制的投资基金,其持有永徽隆行92.10%基金份额。

易主后,ST罗顿剥离原有的装饰工程资产,变更经营范围为数字体育、电子竞技数字内容服务等业务,并开始进行董事会改组。

“真金白银”大笔增持

没有满足于持有12.16%股权,“新班子”在上台后的5个多月时间里,正在大笔增持ST罗顿股份。

2月18日,ST罗顿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永徽隆行实际控制人浙数文化此前拟以自有资金,在7月11日前,以集中竞价方式增持公司股份,累计增持金额不少于2500万元人民币(含本数),不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不含本数)。

其中,2月9日,浙数文化已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公司股份,增持使用金额已超过增持计划金额区间下限的50%,浙数文化累计持有公司股份35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8064%,累计使用金额1361.76万元。

此外,公司董监高亦加入到吸筹的行列。

2月1日,ST罗顿公告称,公司总经理杨柳,董事、副总经理刘飞,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唐健俊等五位董监高,已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公司股份,增持使用金额已超过增持计划金额区间下限的50%。

数据显示,上述董事、高管人员已累计增持公司股份160600 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0.0366%,累计使用金额 612196 元人民币。

公开信息显示,ST罗顿董事长为张雪南,男,54岁,中国国籍,无境外居留权,硕士研究生学历。总经理为杨柳,女,46岁,中国国籍,无境外居留权,硕士研究生学历,中级经济师职称。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U乐国际_U乐国际登录_Welcome » 易主后仍难以扭亏,营收低于1亿,危机下大举增持自救,ST罗顿退市还是摘帽?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